人物

您的位置:首頁»人物»正文

少年——記第二屆教職工“飛翔獎”科技新秀獎獲得者賈虎教授
来源:宣传部   作者:谢娜  审核:曹正  编辑:向发全  日期:2021-09-28  访问:

贾虎“飞翔奖”报奖視頻

“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没有一丝丝改变,时间只不过是考验,种在心中信念丝毫未减……” 这首名为《少年》的歌曲一经推出就受到无数年轻人的欢迎,特别对于经历过风雨磨难依然执着前行的人,更能产生共鸣,这歌声犹如针头扎进血管里,鲜血呲地冒出来——对于贾虎来说,感觉就这么真切。

賈虎自比少年,因爲歌中有他的影子。過去10年,他在大漠邊陲的茫茫黃沙中采油;在南海之濱的烈日驕陽下取樣,雨雪風霜雖已令他添了幾根白發,可他卻說:“我還年輕,再幹好幾個十年也沒問題。”

賈虎在位于新疆塔克拉瑪幹沙漠腹地的中國石化西北油田順北油氣田


搞科研,看准了就大膽地試

在2021屆畢業典禮上,賈虎作爲教師代表發言。看著眼前躊躇滿志的學生,賈虎想到了10年前的自己,于是他說:“希望大家做個勇往直前的少年,眼裏有光,心裏有夢,永遠一腔赤誠,永不停止追求理想。”


说明: /__local/7/F8/FF/E4A5CB31EA09DEA135827B33604_E1E3FCBE_170DD.jpg

賈虎作爲教師代表在2021屆畢業典禮上發言

他自己就是這樣的。時間回到10年前,即將博士畢業的賈虎面臨兩難選擇:是一心撲在實驗室搞科研,還是轉型到企業的高薪崗位幹技術?那年他27歲,還沒談女朋友。如果去企業,待遇和時間都相對優裕。舉棋不定時,導師蒲萬芬安排他到新疆寶浪油田做采油項目。

去到現場,賈虎發現理論上順理成章的工藝,受當地天氣、地理環境和地層條件這些複雜因素的影響,在實際應用中不太順利,實驗室裏沒碰到過,只能在現場硬著頭皮摸索。

要趕在開采前摸清問題。賈虎跟著工人們淩晨就開始動工,所有人沒有一句抱怨,工人們拼了命也要拿下大油田的信念感染著他,影響著他。黃沙漫天,卻讓他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使命:我國老油田迫切需要提高油氣采收率。作爲油氣田開發工程博士,賈虎感到時不我待,“把科研成果用于生産實踐,這就是我的選擇。”

有了方向,賈虎索性跟著老工人“泡”在一線,同吃同住同勞動,從驕陽似火待到大雪紛飛,他漸漸摸到了技術改進的門道,把理論研究與現場實踐進行雙向優化,最終完成了30口井的施工。

在采油一線摸索出的技術方案成功推廣運用到新疆克拉瑪依油田、大港油田等。那一年,他獲得第二屆學生“飛翔獎”學術科技獎。

從克拉瑪依回來,賈虎決定留校任教。他的第一個打算是將碩士階段科研方向“井筒屏蔽暫堵”與博士階段科研方向“地層深部封堵”結合,嘗試破解長期影響我國複雜油氣井井下作業效率的“老大難”問題——井筒安全隔離與工作液漏失難題。

但他被現實澆了一盆冷水,不少人對這個“毛頭小子”的創新提出了質疑——“創新不是隨便結合兩個不同領域就能出成果。”“不同油田是否適合、適應這樣的創新技術?”賈虎拿著研究成果聯系國內十多家油田,試圖開展科研合作,通通吃了閉門羹。

有人勸他趕緊換個研究方向,別浪費時間。賈虎搖搖頭,“再試試,要用數據證明我的研究方向是正確的。”

看准了就要大膽地試,新技術無法應對實際生産中壓力多變的環境,他就模擬了近千次封堵流程,賈虎說自己“做夢都在調參數”。被要求根據不同環境溫度壓力調整所需堵劑,他就設計了40多個版本的方案,從西北高原到南海之濱反複實驗,采集一線數據。

说明: C:\Users\thtfpc\Desktop\采访脚本\贾虎\贾虎在一线实践研究.jpg

賈虎在油田一線


在大漠深處作業時,由于長時間曝露在烈日下,賈虎的脖子連著脊背都被曬得通紅,到了晚上,脊背開始脫皮,皮膚和汗水混合著黏在衣服上,撕開時又癢又疼,他忍著痛,熬夜整理數據。

说明: C:\Users\thtfpc\Desktop\采访脚本\贾虎\贾虎与工人同吃同干事.jpg

賈虎在油田與工人同吃同住同勞動


贾虎就这样一点一点把外界的质疑消化为解决方案。他逐步在油藏优势流表征与调堵防窜、油气井安全增产暂堵工作液方面形成了研究特色,提出了“石油工程封堵学”这一全新概念。研究成果在《SPE Journal》《石油勘探与开发》等SCI一区学术期刊发表,多家油田单位也主动抛出橄榄枝,新技术在东海、西北等油田成功应用,为油田企业创造了近10亿元的利润,长庆油田等企业还专门向学校发来了感谢信。


说明: C:\Users\thtfpc\Desktop\采访脚本\贾虎\贾虎用图\贾虎参加学术研讨.jpg

賈虎作學術報告


作爲科技新秀,賈虎入選國家“萬人計劃”、四川省“天府萬人計劃”,獲得霍英東教育基金會優秀青年教師基金獎勵、四川省傑出青年科技人才項目資助和省部級科技進步一、二等獎7項。

做教學,贏得衆學子青睐

賈虎到美國雪佛龍川東北項目部開展學術交流研究的時候,時任石工院院長的郭建春教授語重心長地說:“搞科研,不僅要個人學術水平不斷精進,還要培養人才,把接力棒交給後面的人,才能不斷推動科技進步。”

賈虎把這句話牢牢記在心裏。在雪佛龍川東北項目部做研究期間,他收到了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加拿大阿爾伯塔大學等多所院校博士後職位邀請和經費資助,待遇優厚,並承諾幫他申請綠卡,他卻不爲所動,做完項目就回校了,一方面繼續他的研究,一方面上課、帶研究生。

说明: C:\Users\thtfpc\Desktop\采访脚本\贾虎\贾虎进行国际学术交流.jpg

賈虎參加國際學術交流


“它是什麽?用來幹什麽?有哪些影響因素?”不論是給本科生講《油藏工程英文》《油層物理》和《提高采收率原理》,還是在他擔任班導師的石油工程2018級卓越班中,他總是反複引導學生思考這三個問題。

石油工程2018級學生王雨聽了賈老師的課感到受益匪淺,他說:“賈老師幫我們打開了一扇科研大門。”今年,王雨、周子力等多名獲得推薦免試攻讀碩士學位的學生選導師時都選擇了賈虎。

他們爲什麽願意投到賈虎麾下?博2021級學生牛騁程的故事很能說明問題。

牛騁程讀碩士期間,曾4次投稿被拒,一度自我懷疑到想放棄走科研的道路。那天深夜,他收到出差途中的賈虎發來的一封郵件。郵件中有兩個文檔,一個是修改意見稿,賈虎在論文的每一行都用紅色標注出修改意見,密密麻麻,字數比原文還多;另一個是一封信,信中,賈虎講述了自己科研受挫受質疑的經曆,文末留給他一段話:“做科研失敗了從頭再來是家常便飯,但前路再難,都不要忘了自己爲什麽而出發。”之前還深感前途渺茫的牛騁程,在那一刻,重新蓄滿了繼續探索的勇氣。

说明: C:\Users\thtfpc\Desktop\采访脚本\贾虎\贾虎在出差途中抓紧研究.jpg

賈虎在出差途中抓緊修改學生論文


在严格指导下,牛骋程在《SPE Journal》等期刊发表多篇论文,获得研究生国家奖学金,顺利获得硕博连读资格的他毫不犹豫选择贾虎作为自己博士阶段的导师,继续跟随贾虎的步伐,研究我国石油工程封堵领域难题。

賈虎指導的研究生獲各類學術競賽獎勵5次,10余人次獲國家和校長獎學金,1人被評爲四川省優秀畢業生,90%的學生畢業後選擇奔赴油田一線,爲祖國的能源事業作貢獻。

说明: C:\Users\thtfpc\Desktop\采访脚本\贾虎\賈虎與學生合影.jpg

賈虎與學生合影

學生們都知道,賈老師的歌單裏,有一首“必唱曲目”——《少年》。有學生爲他“量身”改編了歌詞:“你還是從前那個少年,唱歌有一些跑偏,但科研探索不退卻,加油爭氣一路向前。”

他哈哈大笑地解釋,“年齡不是我們在科研路上放慢腳步的借口,我還年輕,再幹好幾個十年也沒問題。”

賈虎(右三)獲得第二屆教職工“飛翔獎”科技新秀獎